JUST DO IT!

關於部落格
  • 89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初夏

  之一

今天天氣晴空萬里,微風徐徐吹來。好久沒有像今天這樣是個大晴天。

「阿彧!身體有沒有比較好了?聽說你生病了。」

阿彧勉強微笑著說:「最近才剛看完醫生,可惜......能像之前那樣和你們一起打球了......

阿徹用力的拍了一下阿彧的肩膀!

「搞什麼!那你就說什麼也要好起來再跟我們一起打球啊!你們說是不是?」

阿彧看著阿徹也看著大家......嘴角漸漸揚起微笑。
「嗯!」

一整天都是這樣,整片天空的只剩艷陽,微風不斷地吹來,沒有讓人覺得有一絲的不舒服。

「我們先走囉!掰,一定要好來!」

阿彧微笑著說:「好!到時再來打一場。」

阿徹拍了一下阿彧的肩。「很想打,對吧?」

阿徹把球拿到阿彧的面前。

......嗯。你怎麼知道?」

「喂!我們認識七年不是認假的好不好!你剛剛的表情,就是在說『我也想一起打』好不好!反正球衣球鞋都沒換,投幾球沒問題吧?」

阿彧從阿徹手中拿過籃球,先拍了機下,慢慢運到三分線。舉起手,調整好姿勢後,投了出去。球在空中劃了個弧形,打了個板,球與網子發出『唰』的一聲。阿彧小跑步在球落地前,接起球,跳起。快速地在籃下做了一個勾球,球緩緩的落入籃框裡。

「不錯嘛,還可以做到這樣。」

「不過,只做了這樣就讓我夠累的。」阿彧拿起球走到阿徹旁。阿徹從阿彧手中接過球,把毛巾遞給他。

「喏,拿去!」

兩人收起東西,離開球場。

「你應該沒弱到要我陪你走到家吧?」

「廢話!那還用說!」

「掰啦~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!」

「嗯!掰~」

阿彧繼續走著,抬頭望著天空。「好藍,今天真是個好天氣。」

轉角的另一邊,一個急促的跑步聲。阿彧一邊望著湛藍的天空一邊緩慢的走著。就在緩慢的走向轉角處,阿彧的眼角才瞄到有個影子,還來不及閃過,兩人就用力的撞在一起!

「啊!痛......」阿彧用力的跌坐在地上,手抵著頭。

她撐住身體沒讓自己跌在地上,趕緊走到阿彧身旁。
「對不起!你有沒有怎樣?你還好嗎?」

阿彧感覺自己的視線越來越模糊,頭痛的連話都說不出。
「嘶......

她緊張的拍拍阿彧的肩膀。「喂!你別嚇我,你在冒冷汗!」

阿彧勉強抬起頭,模糊的視線勉強看的出她有雙大眼、隨風飄逸的長髮、清秀又有紅潤的臉蛋。
她緊張的貼近阿彧的身旁,用雙手拍打他的臉頰。

「喂!」

阿彧雙手抵著頭,疼痛讓他意視漸漸模糊,但他想說的話像是卡在喉嚨,想說說不出。只剩耳朵微微聽見急促聲「......我這裡有昏倒的人,快點派救護車......


  之二

她在急診室前著急的來回踱步。
著急的聲音詢問著:「怎樣了?我弟弟他人現在怎樣了?」

眼淚在她的眼框裡不停地打轉,被這麼一問,鎖在眼框裡的淚水再也止不住。
她把臉埋入雙手裡,不斷哭泣著說:「對不起......

她握住她的雙手,肯定的對著她說:「這不是妳的錯,請妳不要自責。」

「真......真的嗎?」眼角還泛著淚光。

「嗯嗯!我是他的姊姊。我弟弟他本身就生病,他不是因為妳的關係才這樣的。」

她猶豫的說:「但是......

「我大概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,原因不是妳,妳千萬不要想太多!」

她用手擦拭著眼角。「......嗯~」

阿彧一直覺得胸口很悶,想說話但一直沒辦法張開口,突然覺得腦袋震了一下。有種莫名的痛從腦袋裡爆炸開來!想伸手,但全身覺得陳重伸不起來。眼睛緩緩睜開,映入眼簾的是非常著急的姊姊,而另一
......是?

「你終於醒了!難道你想拋棄這麼愛你的姊姊嗎?」

阿彧有氣無力的說:「少......噁心了......唔!頭好痛!」

「你現在盡量少用力,最好連話都不要說!」

阿彧半瞇著眼看著她說:「妳現在是在威脅我嗎?」

「我是好意跟你說,你要是覺得我在威脅你,我就是在威脅你!我是你姊噎,在怎麼說是關心你好不好!」

阿彧注意到她的存在。「姊,她是?」

「她就是及時救你的人!要不是她,你可能死在路上都沒人知~」

阿彧瞪著她說:「呸!呸!呸!少在那邊烏鴉嘴!」

她摀著嘴,淺淺地笑。阿彧看著她說:「妳,就是被我撞到的女生吧?」

她緊張的說:「不是,是我不小心撞到你的。你......一點了嗎?」

「你們慢慢聊,我出去買個東西。」

她點點頭。「嗯......

阿彧看她走出病房後。「妳怎麼站著?坐著,坐著吧!」

「嗯。」

阿彧輕聲的說:「怎麼一直『嗯』的,說說
話呀。」

......啊?喔,我叫東悠夏,叫我小夏就可以了。」

阿彧喃喃的說:「悠............」「哪個『ㄧㄡ』?『ㄒㄧㄚˋ』是夏天的夏,對吧?」

「嗯!我的悠是,悠久的悠。你呢?」

「我叫,齊杉彧。杉,杉木的杉。彧嘛~來!妳的手給我。」

悠夏伸出手,阿彧在她手上把『彧』寫了一遍。

「咦,或多了兩撇!這個字很少見噎。」

阿彧微微笑。「嗯,是啊!剛剛那位是我姊。她叫,齊苫緒。」

「嗯,你真的沒事了嗎?」悠夏擔心的問。

阿彧爽快的說:「當然!我現在......唔!頭又痛......

悠夏淡淡的笑了一下。「你現在還是少說話比較好。」

「連妳也這麼說!妳知道嗎?當想說話時,卻怎麼也說不出口,是很痛苦的。所以,沒有人陪我說話時,妳能陪我嗎?」

悠夏靜靜的看著阿彧。「好,不過你現在也不適合一直說話,多休息吧!」

「嗯,對了!妳......一直待在這,好嗎?不用回家嗎?」

悠夏微笑著說:「沒關係,我昨天有回家休息過了。倒是你姊姊,一直陪在你身旁都沒有休息。」

阿彧想了一下。「我......昏迷了幾天?」

「兩天。」


「那個笨蛋!待會麻煩妳帶我姊去吃飯,讓她好好休息。」

「喔?好。」

兩人沉默了許久,阿彧靜靜的看著天花板,悠夏不時地看著阿彧。


 
之三

這幾天,天氣仍然一樣。天空一片湛藍,只剩太陽高掛在天空。今天是阿彧住進醫院的第五天。阿彧已經可以自己坐起來了,他背靠著枕頭。悠夏把窗簾拉開,陽光隨著窗戶透了進來。

「今天也是好天氣嗎?」

悠夏微笑著說:「嗯,對啊。偶爾還有微風來,還蠻舒服的。」

阿彧看著窗外。「夏天已經來了呢!」

「嗯。」

「我們......到外面去,好不好?」

悠夏驚訝的看著阿彧。「你身體還沒完全復原,不能這麼冒險,至少讓我向醫生確認再下床好不好?」

阿彧抓住悠夏的手。「相信我!我覺得,我可以。不是有妳在我身邊嗎?」阿彧微笑的看著悠夏。

悠夏頓時覺得,胸口在微微發燙。看著阿彧像陽光般的笑臉,什麼事都好像被他說服了。

「好吧。我先留張紙條,免得小緒姊回來找不到人就糟了。」

阿彧開心的、小心的下了床。

「躺了五天,身體好僵硬喔!果然還是要動一下。」

悠夏小心翼翼地攙扶著阿彧。

兩人走出病房後,阿彧提議到醫院頂樓。

到頂樓之後,阿彧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「哈!天空真的很藍,風吹起來也很舒服。」

阿彧轉過頭看著悠夏,微風吹過悠夏的臉龐,髮梢隨著風輕輕飄揚。

「怎了嗎?我的......臉上有東西嗎?」悠夏緊張的撫摸著臉龐。

阿彧走到悠夏身旁,突然握住悠夏的手。

微笑的看著她說:「沒有,只是覺得~」

「覺得什麼?」

「我覺得妳的頭髮隨風飄逸的樣子很好看,很有夏天的感覺,我很喜歡。」

悠夏也握緊阿彧的手。「我覺得你也有夏天的感覺。」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