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DO IT!

關於部落格
  • 89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秋分



 > <漫長的1個月終於完成了! ((灑花~~~
比預期還要慢寫完.....

><很抱歉的是 拖到其他正在進行的作品
((朋友拍謝ㄟ~~~



接下來就會專心在新的作品。 (敬請期待)







 第一個秋。
     
 〝在這個時候,大部分的葉子漸漸由綠轉紅,不然就是隨風飄落.......〞

2010年9月13日。天氣:晴。
             今天是開學日。也是我人生的新開始!
             終於結束那漫長的高中生涯~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漫長........
             (除了那討人厭的瘋狂高三讀書年)
             呵呵~~不過我的新人生就要開始啦!!!

2010年9月15日。天氣:陰天。
             今天還真符合我的心情!我好不容易撐了一年來到這,但始終找不到
             有關你的消息.............
             我無法相信我所聽到或看到的.........
             這是在和我開玩笑吧!

2010年9月24日。天氣:晴時多雲。
             昨天是秋分,今天是中秋節...........
             今天的月亮,很圓很漂亮。我在屋頂望著天空,四周很安靜,彷彿
             這世界只剩下我與閃耀的星空還有一輪明月..........
             我又想起了你.......心中不斷傳來好多種聲音!
             又要難過一陣子了~~
      ●
      ●
      ●
      ●
       她把日記闔上,看起手機裡的日曆。
「今天是22號,明天是23號.....星期五~要秋分了.........」
手機突然快速的震動!顯示著『河雨紛飛』
她說:「幹嘛!」
「這麼冷淡喔~我找妳很久的說~一直找不到妳,妳最近是在幹嘛啊?」
她冷冷地回:「乾你屁事!那你現在找我又是幹嘛?」
「找妳烤肉啊~」
「呿~都過一個禮拜了!現在才來找我烤肉?你有沒有搞錯?」
「就說一直找不妳,所以來補烤啊~怎?不要嗎?不要就算了~本來想說妳想吃啥就讓妳吃到撐也沒關係~既然不要.....」
話還沒說完,她趕緊說:「吼~要請客就早說嘛~拖拖拉拉真是的!什麼時候?」
他在電話另一頭偷笑。
「哇~說到請客,精神就來了~那......這星期六,妳覺得怎樣?」
「不要偷笑!那約哪?河邊烤肉喔?」
「小姐~我又不是不知道妳最討厭在河邊烤肉。當然是去吃燒烤囉!好像離妳租的地方很近,租屋沒錯吧?在電腦前?Google地圖goo一下!」
她微微笑說:「知道就好!我租屋沒錯~我搜一下.........欸~這家!很有心喔~這樣就對了嘛!」
「中午12點,如何?」
「那就說定!星期六中午吃燒烤~」
「嗯!」
說完,她把手機放在日記簿上就去睡了。


第二個秋。
       〝
秋天的感覺會讓人不經思念起來。徐徐的風吹來讓髮絲任意隨風飄逸,落葉隨風起舞,過往雲煙彷彿浮在眼前..............〞

她開心的說:「哈~好久沒有吃得這麼爽了~」
「妳在禁食喔?今天一次解禁是吧~」
「沒辦法~誰叫你要請客,當然要給它一次吃到飽!這樣才回本啊!」
.................
她疑問的說:「怎麼不說話?」
「欸!任宥思......」
「幹嘛突然這麼認真叫我?」
他突然停下腳步。
「其實.......我今天約妳出來,是要跟妳說件重要的事情。」
她回頭看他。
「嗯~你要跟我說什麼?」
「妳還沒忘記金珩學長吧..........」
她急忙撇頭。
「問這個幹嘛?我有沒有忘記需要跟你報備嗎?」
「不是要跟我報備,是因為.......因為我有他的消息..........」
宥思驚訝地看著他。
「你說~你有他的消息?是真的嗎?他現在是怎樣?為什麼整整一年都不跟我聯絡?為什麼要騙我?為什麼.......為什麼我已經忘了他,還是會想起他.....」
他抓住宥思的雙臂。
「冷靜!聽我說!」
宥思推開他的雙手!
「現在要我怎樣冷靜?你說啊!」
「所以,聽我說~」
他抓住宥思的手。
「跟我來!」
「去哪?直接說不行嗎?」
他認真的看著宥思。
「為了避免妳給我在大街上失控,所以去個比較輕鬆、放鬆的地方。」
宥思默默的跟著他走。
「如果~我真的在大街上失控.........你會留我在原地嗎?」
「我們認識也有4、5年了,妳覺得我會放任妳在大街上丟臉嗎?」
「很難說哦~這4、5年受了我不少氣,搞不好就想藉著這個機會躲在旁邊看笑話~」
「任小姐~我只能說,妳想像力很豐富,要不要考慮去當小說作家?」
「這是挖苦我嗎?我就覺得你會。」
「這是稱讚!我不會,好嗎!但妳要這麼想我也沒辦法~」
他帶宥思到一家喝下午茶的地方。
「你要請客?」
「對!今天大放送!今天一整天我免費招待妳,可以嗎?」
「只要是你請客,我一定說好!」
兩人進去之後,都各自點了東西。
「哇!妳還吃得下啊?」
「不一樣!因為現在是點心~當然吃得下!更何況你請客噎!當然要捧場一下啦 !」
「真捧場齁~」
他喝了一口紅茶,然後說:「欸,任宥思~金珩學長......沒有消失,只是他改名了而且........」
宥思很認真的看著他!
「沒有消失.......那整整一年他都在幹嘛?都說好了,為什麼又突然不理我?改名字是為了讓我找不到嗎?何翂非你是在騙我對不對!改名字就只為了讓我找不到?一定有什麼!你有隱瞞什麼對不對?」
他緊張的說:「因為.........因為他說他不愛妳了.......要你不要再對他留戀了....」
何翂非心裡想著『其實是他已經住院了.......他無法實現對妳的承諾,寧願讓妳恨他也不要留戀於他......』
宥思激動的說:「不可能!不可能!你在說謊對不對!其實是你為了要追我而想出來的濫招!你到底隱瞞了什麼?連你也騙我!」
宥思難過的起身想離開,何翂非即時抓住宥思的手。
「等等!先不要走.....」
何翂非從口袋拿出紙條放在宥思的手裡。
「這是他要給妳的!先坐下,看完這之後再決定要不要走!」
宥思又坐回位子上,仔細的看著紙條.......她摀著嘴,眼角的淚輕輕滑落。
「我真的沒有辦法相信.......熬過一年,也找了一年......這2年一到秋天我的思念就特別嚴重,秋天對我來說是思念的季節,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不想他......」
何翂非看著難過的宥思,遞了衛生紙給她。
「那就從今天開始,不再想他!當然,盡可能不去想~撐過這個秋天,之前都熬過來了,現在一定也可以!」
宥思用衛生紙擦掉眼角的淚,認真地看著何翂非。
「嗯~為什麼對我這麼好?我曾經狠狠地拒絕過你,也沒有對你比較好......」
何翂非對宥思微笑地說:「對一個人,誠心誠意的好需要理由嗎?就算妳喜歡的不是我,但也是可以做朋友對吧!」
宥思勉強的擠出一個微笑。
「謝謝~」
宥思從位子上站起。
「走吧!今天謝謝你請我吃燒烤和下午茶~其實我今天很開心喔!」
「客氣什麼~都這麼熟了,這樣一點也不像妳~」
「是嗎?那.........好!待會記得付錢,我在門口等你!」
何翂菲笑了笑,走到櫃檯結帳。之後,他就一直默默地走在宥思的右後方......
宥思邊走邊說:「怎麼走在後面?」
「我在想~也許你需要一個人靜一靜,難道妳怕我偷跑?」
「對!怕你偷偷溜走,因為這樣就沒有人請客了!」
何翂非緩緩的走到宥思身旁。
「是吼~那剛剛我應該偷偷溜走才對!否則我的皮包應該會被妳榨乾!」
宥思用力的打他的手臂!
「最好是啦!」
「妳看看!一走過來就打我,這樣誰敢靠近妳?」
「哼!剛剛好而已~我不想理你了!」
何翂非有點哭笑不得。
「喂!妳現在還要去哪?不回家嗎?在怎樣,保鏢也是要下班的。」
宥思對他做了鬼臉。
「ㄌㄩㄝ~~專屬保鏢是不需要下班的!而且!保鏢只需要服從,不能有問題,OK?」
「人家也是付錢雇用,妳有嗎?」
「難道~你想要.....我們之間只有金錢關係~還是.....之類的~」
何翂非簡直是要被她給打敗了。
「呿~~妳想去哪啊!敗給妳~」
「是你想去哪吧!」
兩人邊走邊聊,就走進7-11。宥思拿了好幾瓶啤酒,放在何翂非拿的手提籃裡。
「妳一次要喝這麼多?」
「今天你說你要請客~錢錢帶的夠多嗎?」
「還錢錢咧!這不是錢的問題吧!
妳確定買這麼多喝的完嗎?
「除非你跟我說你不要喝,我可是有算你的份!不要跟我說你酒量不好~」
「不用擔心我,擔心妳自己吧~放回去幾瓶啦!」
何翂非拿出2、3瓶要放回去,宥思擋住他的手,又再拿出2瓶。
「不要放回去!OK的~OK的~」
「好好好!隨便妳~真是的!還好今天是星期六~否則我看妳隔天怎麼上課。」
宥思做了鬼臉。
「大不了,請假不去!管家婆!」
何翂非搖搖頭。
「隨便妳!」
何翂非拿著提籃走到櫃檯結帳。之後,兩個人就走到附近的活動廣場。
宥思一坐下就把何翂非提在手上的啤酒搶了過來!
「哈~偶爾就該像現在這樣放鬆一下!」
何翂非坐在宥思旁邊。
「妳太放鬆了~其實.....妳應該找妳的好朋友或是室友之類的~怎麼找我陪妳一起喝?太隨便是很危險的!」
宥思喝了一口啤酒。
「你不是我的好朋友嗎?而且不也是保鏢嗎?那就沒問題啦~」
何翂非也喝了一口啤酒。
「好吧!都這麼說了~」
對話結束,兩人就各自沉默。
不知過了許久的時間,宥思慢慢的靠在何翂非的肩上。
何翂非看了一下宥思。
「喂!妳醉了喔?」
宥思沒有回應,他看了一下宥思旁邊的啤酒罐。
「喝了這麼多!我也不過喝了2瓶,我居然沒有注意到........」
他搖了一下宥思。
「任宥思!妳醉了喔?喂!妳是清醒的嗎?」
宥思意識模糊的說:「什麼.....你說什麼......我好想睡~」
「妳這樣不行~妳電話咧?我打給妳室友!不然沒辦法送妳回家。」
宥思模模糊糊的從包包拿出手機給何翂非。何翂非找了一下通訊錄,撥了電話。
一會電話通了,何翂非先開口說:「請問,妳是任宥思的室友嗎?」
「嗯~是啊!你是.......」
「我是何翂非,宥思她喝醉了,我現在要送她回去。可以告訴我妳們住的正確的位置嗎?」
她告訴何翂非她們租屋的位置。何翂非先把啤酒罐收好丟在旁邊的回收桶,再把宥思揹起來 ,帶她回家。
走著走著,宥思像是清醒地看著何翂非。
沒頭沒尾的說:「欸~河水亂飛......」
何翂非一臉錯愕的回頭看著宥思。
「妳醒囉?居然還給我亂取名字.....」
「你知道.......學長他改名叫什麼嗎?」
「不知道~」
「那你是怎麼有那張紙條啊~」
何翂非開始有點緊張。他回頭看了一下宥思,宥思一臉迷濛、半睡半醒。
「紙條.....我找到他的時候.....他要我給妳的。」
「那你是怎麼找到他的.....」
「靠關係~因為我朋友是他直屬學弟。」
「那....他除了給你紙條.....還有跟你說什麼嗎......」
何翂非沉默了一下才說:「就.....他說,希望妳會遇到比他好的人。嗯......不要為他難過傷心,要忘記他。還有就是.....就是.....注意妳的周遭.....或許有人.....有人在等妳.....」
何翂非說到後面,越說越小聲。
宥思忍不住地開始啜泣起來。
「什麼叫做不要為了
難過傷心啊!等了兩年噎!我是以什麼心情才撐過來的?是能說忘就忘,說不難過傷心就不難過傷心的嗎?」
何翂非不忍心的安慰她。
「嗯.....那.....妳會原諒他嗎?」
「你在講什麼東西啊!你這樣是在安慰我嗎!」
「是....是....對不起~那.....那不然我的衣服無條件借妳當衛生紙,好不好?」
他覺得肩上漸漸濕了一塊........
何翂非安全的把宥思送回家,他才放心地回家。



第三個秋。

       〝看著落葉隨風飄落,有時思念也會一起隨風飄落............〞

一早,宥思扶著頭起來。
「呀!頭好痛!」
她驚訝地看著四周,又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。
「我的房間?衣服很整齊.......」
她的室友拿了一瓶無糖綠茶給她。
「廢話!如果妳今天是在別的地方我就不知道了~」
宥思接過她手中的無糖綠茶,然後打開來喝了一口。
「說這什麼話嘛~話說回來我到底喝了多少啊?我怎麼想都想不起來.......」
「我也不知道妳喝了多少?某個好心的帥哥把妳背回來的~不要跟我說妳也不知道~」
宥思仔細地想了一下。
「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吼~」
「我還真服了妳耶~妳這樣,哪天被別人拐走都不知道!背妳回來的,就是妳常說的那個叫什麼雨水紛飛?還是什麼亂飛的~」
「.......好像是耶......」
「還有啊~妳回老家的時候呀,就是他一直打來這找妳!幹嘛把手機關機啊?我看他也不像是會亂打電話的,關機就是要防他喔?」
宥思安靜地默默喝著綠茶。
「怎麼不說話?突然這麼安靜?」
宥思回過神。
「喔,沒......沒有。也不是要防他啦~欸!小宓.....我跟妳說金珩學長.......他說,他不愛我了.....」
「真的?他親口跟妳說的?」
宥思搖搖頭。
「不是.....昨天何翂非跟我說的......他說他改名了......很荒謬,對吧!只因為對我沒感覺了,所以就改名......」
「在我看來~除非他親口跟妳說,否則妳都不要相信你所知道的......我覺得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隱情,而關鍵就在!何─翂─非。」
宥思驚訝地看著小宓。
「妳怎麼會這麼覺得?」
「妳想想看~高中的時候,你們這麼相愛也沒吵架,就算有也一下就和好了。怎麼會突然說不愛就不愛了呢?一定有什麼!我是這麼覺得。而且,為什麼是他來告訴妳而不是學長?那表示他一定是和學長見過面了!妳再仔細回想,他和妳說這些事的時候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?」
宥思想了一會。
「不行~現在思緒好亂~而且昨天喝太多了,根本想不起來~不過,妳這麼說~也對!我再問清楚好了!」
小宓拿了一張紙。
「對了,妳一回來有張紙就從妳身上掉出來。我能看看嗎?」
宥思邊喝綠茶邊說:「喔,好啊~反正,就是學長留給我的紙條~」

宥思,真的很抱歉!
    我沒辦法履行承諾了.......
    當你看到這張紙條的時候,我可能已經去了很遙遠的地方~
    不要覺得我很荒謬,也許是計畫敢不上變化
    所以在妳進到這間學校前,我就把我的名字改了......
    要就怨恨我,怨恨我沒有履行承諾....

    能給妳幸福的人不是我,
    也許他就在妳周圍,
    只要妳停下腳步就能看見。


小宓看完之後。
「我覺得很荒謬,但我能了解妳為什麼會喝這麼多了~不過,我總覺得有幾行是在暗示什麼耶......還是我的錯覺?」
宥思疑惑的看著小宓。
「真的嗎?也許........何翂非知道秘密吧!但是,現在我只想要去洗一下熱水澡。」
說完,宥思就走下床進浴室。
小宓重複看了紙條。
「去了遙遠的地方....該不會是生病?住院?不會吧~還有........也許他就在妳周圍,只要妳停下腳步就能看見。這是在說何翂非?所以連起來意思是.....我得重病住院,可能面臨死亡,能給幸福的人是何翂非?還是我想太多?」
小宓放下紙條,裝了一杯水喝。
「冷靜一下。這的確有必要調查一下!」
小宓往浴室看了一下。
「宥思,我突然有事要出門。妳的鑰匙在妳的桌上,如果要出門不要忘了!」
「喔!好~」
小宓看了宥思手機的通訊錄,把何翂非的電話抄下來,就出門了。
小宓出門之後,就打給何翂非,約了地方見面。
何翂非很快的就到了約定地。
「找我?」
「嗯,我能問你問題嗎?」
「那~要看是什麼問題,我才能回答妳。」
「你知道現在金珩學長在哪對吧!而且你也知道為什麼他會拒絕宥思對吧!」
「那~妳希望我回答什麼?妳是真的想知道原因?」
「當然,不然我就不會約你出來。」
何翂非想了一下。
「妳要跟我保證妳不會和宥思說,而且也要保證你是真心對宥思好!」
「我能保證我是真心對她好。我會判斷到底要不要和她說。」
何翂非又在想了一下。
「那......好吧~金珩學長他現在在醫院。他拒絕的原因就是,他得重病。」
小宓驚訝的說:「重病?所以.....學長他才要你把紙條拿給宥思!」
「嗯!」
「那!你沒有問他為什麼不和宥思見面嗎?就因為重病?不和宥思聯絡,甚至還改名!」
「我問了。他說,因為不想讓宥思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,也不想看到宥思為他擔心、難過甚至延誤了她的幸福......」
「那學長到底是得了什麼重病會不想讓宥思知道?」
「我也問了,他就是不肯說。他說他活不過今年.....然後,我就給他一拳。」
小宓驚訝的看著何翂非。
「他病人耶。」
「當時我沒有想太多。如果是妳,聽到他這樣說,妳不會生氣嗎?我和他說,就因為活不過今年,不告訴最愛你的人?那宥思等待的這2年有什麼意義?他居然跟我說所以寧願讓宥思恨他,所以拜託我把紙條拿給宥思。我知道他不想看到宥思傷心難過的樣子,但是他這樣做,只會讓宥思更難過!」
「要是換成是我,我也真的很想給他一巴掌!你.......從高中就一直喜歡宥思嗎?」
「嗯.....呵~但是她的這裡(指了心臟的位置)一直住了人。」
小宓對何翂非微微笑。
「也許.....是真的也許......你會是她的永久房客~」
何翂飛沉默一下,也笑了起來。
「如果她想要的話。」


第四個秋。

       〝有時思念就像飄落的樹葉,不會馬上腐化成塵土。〞

宥思從浴室走出來,看了一下桌上的鬧鐘。
「中午了耶~來去吃飯好了。」
宥思整理一下東西,就出門了。她拿出手機打給何翂非。
過了一下。
「喂~你吃中餐了嗎?」
「正要去吃。」
宥思開心的說:「那你要去哪吃?我們一起吃,OK嗎?」
「好啊~不過,我倒還沒想到要去哪吃。」
「嗯嗯!我知道有家麵店還不錯~等一下我把地點傳給你。」
「嗯。」
宥思邊走邊發送訊息。之後兩人不約而同走到了店家門口。
宥思笑著說:「這麼剛好!」
何翂非只有微笑。
兩人進了麵店,都點完餐後,都沉默了許久。直到兩人各自點的餐飲都上桌後。
「我......」
「妳......」
兩人一起笑了起來。
「妳先說好了。」
宥思邊吃著麵邊說:「我想說的是,昨天很謝謝你.....」
「有什麼好謝的!都朋友這麼久了~」
對話說完,兩人又繼續沉默直到麵快吃完。
宥思看著何翂非,不知不覺漸漸回想起昨晚的對話。
何翂非吃完之後,看到宥思一直注視著他。
「幹嘛...一直看著我?我....臉上有帶便當嗎?」
何翂非抽了幾張衛生紙,擦擦嘴、擦擦臉。
「還有嗎?」
宥思回過神來。
「蛤?喔,沒....沒有.....」
「那妳幹嘛臉紅?」
宥思緊張的說:「有....有嗎?我有臉紅嗎?」
「哈哈哈!當然是騙妳的!瞧妳緊張的~」
「欸!你!居然騙我.......」
「我看妳一直用一種很關懷的眼神看著我,害我以為臉上有什麼......問妳,妳也不像在回答.....被我帥到喔?」
宥思瞪了一下何翂非。
「你少自以為了!還關懷的眼神咧~」
吃完中餐後,宥思提議去逛街。
他們走進一家服飾店,宥思挑了衣服。
「欸~這件好看嗎?」
「這要怎麼回答?我的眼光不怎麼好~如果喜歡的話就買......」
「呿~什麼嘛~我自己挑就是了!」
何翂非看了看,拿起一件給宥思。
「為了不要讓妳說我好像會不耐煩之類的,這件妳覺得怎樣?」
宥思用驚訝的表情看著他。
「幹嘛這樣看我?」
宥思小聲的說:「這件很貴欸~其實你的眼光......蠻好的。難不成你要買給我嗎?」
「那.....很貴的話~就放回去吧.......去看看別家,貨比三家嘛!」
宥思把衣服放回原位。
「說的也是~」
就這樣兩人逛了一個下午,現在正喝著下午茶休息。
宥思開心的說:「哈!好開心喔~今天。」
「妳是壓抑多久?一下可以買這麼多?」
「打折嘛~當然要給它買一下囉!」
宥思喝了幾口飲料。
「對了......昨天晚上~我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嗎?」
「吼~真的很奇怪!突然說我什麼,河水亂飛?妳私底下都是這樣偷偷幫我取措號的嗎?」
「哈哈哈!是喔~你的名字本來就很奇怪呀!河水亂飛唸起來不是很順嗎?」
何翂非不理她,繼續喝他的飲料。
「好啦~不跟你開玩笑。你......真的不知道他名字改成什麼嗎?」
「我真的不知道。」
「那.......昨天晚上......是你帶我回家的?」
「啊不然鬼喔?都醉成那樣了,不然要陪妳睡公園嗎?」
「欸!你!對,還好沒把我丟在公園。不然我一定找你算帳!」
「所以~我就乖乖把妳安全送到家,然後下次有喝酒記得要打給我!否則喝了酒,別人說要妳拿什麼就拿什麼。知道嗎!」
何翂非彈了一下宥思的額頭!
「喔!很痛耶!說就說幹嘛隨便彈人的額頭啊!」
「好~東西喝一喝,來回家去。晚上回家很危險!」
宥思瞪著何翂非。
「我看!最危險的是你!」
「隨便妳~現在什麼樣的色狼都有,如果妳要晚回家我也沒意見。不過,我想回家了。」
何翂非說完,就起身準備去櫃檯付帳。
宥思緊張的說:「喂!沒良心的!明明知道我很怕晚上一個人回家,還故意說這些~」
「哦,我親愛的任小姐~不好意思!我根本就不知道好嗎?既然要一起走,還坐在那?跟上啊!」
「好啦!等我!」
宥思趕快跟上何紛飛的腳步,心裡不知不覺在偷偷地微笑。

       愉快的周末很快就過去了,宥思也似乎比以往更有活力,認真的、期待著每一天。
中午,午餐過後。宥思走出學校的餐廳,看著手錶。
「一點要上課!慢慢走去教室好了~」
她往要上課的教室移動,剛好經過學校的中心大樓.......
「欸欸欸!你知道嗎?我們系有個三年級學長好像不知道得什麼病,現在在住院耶!而且,不知道幹嘛住院前還去改名字!」
宥思默默的跟在後面。
「哦!這個我也有聽說。我知道他是我們系籃的球員,好像是副隊長的樣子~最近系際盃要開打了,系籃一直在找能替補他的人耶!」
「是喔!他是打哪個位置啊?」
「聽人家說,好像是打2號的位置。」
「我們系好像蟬聯2次冠軍,所以好像不會隨便找人......」
宥思忍不住開口。
「對不起,你們是在說金珩學長嗎?」
那兩個人被宥思嚇了一跳!
其中一人開口問:「喔...喔...是啊。妳有什麼事嗎?」
「那~你們知道金珩學長住在哪間醫院嗎?因....因為!我之前做報告.....跟學長借了書,一直想要還他但是不知道他住哪間醫院耶......」
宥思傻笑了一下。
「喔....是這樣喔,我們記得沒錯的話應該是叫慈愛醫院。好像是住什麼安寧病房的.....妳可能要再去問問。」
「真是太謝謝你們了!不好意思,打擾了你們~」
那兩人傻笑的說:「呵....不會~不會~」
下午一上完課,宥思就立刻去慈愛醫院。
她詢問櫃檯之後,就往病房走去。走到病房門口後,她緊張的敲門。
一會後,就聽到熟悉的聲音說:「請進。」
宥思緊張的推開門。
「打....打擾了。」
金珩驚訝的看著宥思。
「宥...宥思?妳.....妳怎麼會來?」
宥思低著頭,走到金珩的面前,用力的給金珩一個巴掌。
「為什麼不告訴我?就因為這樣而改名,躲著我,不讓我知道!什麼叫做不想讓我傷心難過?你知道嗎?你這樣只會讓我更傷心難過!有什麼困難是不能一起面對的?因為絕症?你說啊!說到底你只是愛你自己,你的樣貌勝過我們之間的愛!」
「不是......聽我說~」
金珩伸出手想握住宥思的手,宥思用力的撥開。
「我不想聽!我從來就沒有想過我們要有多幸福,只希望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是快快樂樂的,那就是幸福!」
「宥思....我很抱歉~我....沒有向妳坦白.......」
金珩想去擁抱住宥思,宥思用力的推開他。
「不用對我抱歉,你不會明白我這兩年都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度過的!我今天就是來弄明白的!現在我已經很清楚了。」
宥思說完後,難過的轉身離開。金珩失落的看著宥思離開,隱隱約約看到她的眼角似乎泛了淚光。
宥思擦了一下眼角,邊走邊說:「這樣算什麼!居然連問候都沒有,居然一看到我就是驚訝的樣子!難道得絕症很羞恥嗎!」
繼續邊走邊說:「為什麼就是不肯坦白?實情比不上樣貌嗎?害怕我發現似的......我們之間居然比不過一場病!就算只有幾天可以活,一樣可以一起度過不是嗎?」
宥思很難過的打了電話給何翂非。
宥思邊哭邊說:「喂....等...等一下,在.....在活動....活動廣場...廣場見面.....好不好.....」
「蛤!什麼東西啊?講慢一點,先吸氣。冷靜!來,慢慢說。」
宥思吸了一大口氣,又吐氣。慢慢說:「我說,等一下在活動廣場見面好不好?」
「好~我等一下就過去。」
何翂非很快的就到了活動廣場。
「任小姐,妳怎麼了?」
宥思聽到何翂非的聲音之後,抱住他!
何翂非嚇了一跳!
「妳怎麼了?剛剛聽妳就一直在哽咽.....」
「我....我今天看到學長了.....然後給他一巴掌,沒想到他一看到我,居然是那種驚訝的表情!這麼久沒見面,為什麼不給我一個問候?簡單的 "妳好嗎?" 都說不出口......我們之間居然比不上一場病!我好難過.......」
何翂非有點尷尬的說:「嗯嗯,那....妳要不要先放開我?我的衣服都快濕一片了!」
宥思把何翂非的衣服當衛生紙,把眼淚鼻水擦乾淨。
「喂喂喂!妳現在就是把我的衣服當衛生紙就是了!要衛生紙就說啊~很噁心耶~」
「擦一下而已嘛~」
「擦一下咧!又不是衛生紙。那.....妳現在有比較好了嗎?」
宥思低著頭。
「怎麼可能......他根本就不懂我這兩年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情........絕症又如何?有什麼事是不能一起面對的?什麼叫做不要傷心難過?他這樣我更難過.......這樣的他....根本不值得再讓我思念。我也不想再去....再去....掛念.....」
「那妳把所有想說的都說了?」
「想說的多說了....我最不能諒解的是,一見面居然不是先問候,竟然是問為什麼知道他在住院!難道就這麼的不能讓我知道嗎?那之前在一起都是假的?連簡單的問候都不說...........」
「嗯。也許.....是他想讓妳保留他帥氣的模樣,不想讓妳看到狼狽的模樣。所以寧願讓妳恨他。」
宥思不開心的看著何翂非。
「你是站在哪邊的?這時候還幫他說話!
那樣根本就是只愛他自己!保留帥氣能怎樣?要保留的不是外表,是要保留那些在一起的時光。兩人之間不是靠外表再支撐,是靠一起建立的情感再支撐的!
「好好好,我錯了!我當然是站妳這邊的。」
「哼!」
何翂非從口袋拿出衛生紙。
「眼角,臉。再擦一擦吧!瀏海也撥一撥,別人看到還以為妳幹嘛了!」
「感激不盡。」
「好了的話,我送妳回家!」
「嗯!」
宥思默默的走在何翂非的旁邊。
宥思突然小聲的說:「我想跟某個人說,這段時間.....我很感謝他。」
「嗯?」
何翂非看著宥思。
宥思繼續小聲的說:「難過的時候他就會出現,開心的時候一起分享.........低潮的時候給我一個很大的勇氣!」
「嗯哼~」
宥思看著何翂非的臉龐。
「我....可能要再花一段時間才能治好,治好這段時間經歷的難過。你......能陪我嗎?」
何翂非微笑的看著宥思。
「好啊!」
她微笑的抱住何翂非的手。
「不能偷跑喔!」
何翂非笑著說:「手都被妳抓住了,我怎麼跑得掉~」
宥思心理在笑著,感覺內心有一股暖流在流動。
『 我的想念是從秋天開始,現在也是秋天,只是要結束還要給我一段時間......要多久?我沒有答案。但我能確信,我能很快的復原。因為從這一刻開始,我不用再想念,不用再難過,也不用再去胡思亂想。至少現在是這樣,也想以後或永遠都是這樣..... 』


〝剛飄落下的落葉,不會馬上腐去。只是時間的問題........ 〞




~THE  END~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